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出版人物
出版人物
聂震宁:改革年代:从阅读开始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2-26 15:15:43

阅读(

聂震宁丨文

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韬奋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原总裁



我们的社会需要一份回顾40年的重点书目,许多城市需要一份回顾具有城市特色的40年阅读书目,众多读书会应当荟萃会员们难忘的阅读书目,许多家庭也正在回忆家人既往岁月里的阅读书目。我们期待每个读书人都来回忆自己读过的好书,从而让我们感恩时代,感恩阅读,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继续阅读,就像周恩来总理所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阅读是社会发展的基石


人类社会的发展,往往从阅读开始。德国思想家卡尔·雅斯贝尔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中第一次把公元前500年前后同时出现在中国、西方和印度等地区的人类文化突破现象称之为“轴心时代”。我们知道,那个时代正是中国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是古希腊哲学繁荣的时代,是古印度沙门思潮兴起的时代,也是在北纬30度左右地区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佛陀、孔子、老子等先哲,人类文明获得了重大突破的时代。这个“轴心时代”,正是这些地域阅读兴盛的时期。 

人类的成长,往往从阅读开始。中国秦朝统一七国,却轻视阅读,于是“二世而亡”;汉继秦火,却独尊儒术,兴太学,重阅读,于是就有绵延四百年的大汉天下。大唐雄顾天下,重诗文,兴科举,阅读成风,以至于成为中华文明的高峰时期。 

人类的改变,往往从阅读开始。1450年之前的欧洲,只有一家印刷中心,古登堡印刷术发明之后,阅读风起云涌,到了1500年,整个欧洲就出现了250个印刷中心,1700余家印刷所,印刷的图书27000余种,印量超过1000万册。仅仅在两代人的时间里,欧洲读者数量由几万骤增至几十万。更重要的是,欧洲的文艺复兴得到了古登堡印刷术带来的阅读繁荣的推动。 

中国现代化进程最初启动,也是从“西学东渐”的阅读开始。尤为重要的是,1917年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是经过俄国人介绍的。在十月革命以前,中国人不但不知道列宁、斯大林,也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笆赂锩币簧谙?,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1919年之前,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在中国只有部分的翻译介绍,1920年陈望道翻译并出版了这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对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中国革命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改革开放初期难以磨灭的作品

 

我国的改革开放,启动于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是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历史性转折时刻。而在这个转折开启之前,有一些重要的阅读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1978年3月初,国家出版局决定动员全国的出版印刷力量,重印35种中外文学作品。每种计划印刷四五十万册,定于5月1日在全国大中城市同时发行。最后实际共印刷1500万册,种均42.86万册。这一事件的起因是:1978年初,北京、上海的部分出版社重印了有限几种文艺图书,却满足不了人们的“井喷式”需求,为了满足来自各方面的强烈要求,国家出版局决定加大部分中外文学名著重印的力度,一口气确定了35种图书。 

在35种中外文学作品中,外国古典文学作品有16种,占总数的45.71%,包括《基督山伯爵》《红与黑》《少年维特的烦恼》《悲惨世界》《九三年》《高老头》《安娜·卡列尼娜》《希腊神话和传说》《一千零一夜》《牛虻》《堂·吉诃德》《哈姆雷特》《神曲》《契科夫小说选》《莫泊桑短篇小说选》和《易卜生戏剧四种》。准确地说,这是一次大胆的思想解放。 

就在此时,一次切实的思想解放运动已经在酝酿和准备之中。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第二天《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也全文转载。这篇文章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的发表引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思想解放大讨论,改革的“东风”,也就此刮起———准确地说,“改革的东风正是由阅读这篇文章吹来”。


政治先行,文艺后变

 

从阅读的时序来看,文学的阅读甚至先于改革开放,这从一定意义上说明了文学在具有审美作用之外,还具有认识作用、教育作用。

正如梁启超先生所说:“欲新一国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国之小说。故欲新道德,必新小说;欲新宗教,必新小说;欲新政治,必新小说;欲新风俗,必新小说?!?/span> 

然而,文学能够影响人的政治思想和行为,但文学不能决定政治的变化。事实上,文学的变化取决于政治的变化,正是改革开放的正确决策,才带来了文学和阅读的“春天”。正如鲁迅先生深刻指出的:“各种文学,都是应环境而产生的,推崇文艺的人,虽喜欢说文艺足以煽起风波来,但在事实上,确是政治先行,文艺后变?!?/span> 

虽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的发表时间要稍晚于中外文学作品重印的时间,可事实上,这一切都共存于一个时期——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这是改革开放的思想准备期。这一系列的阅读活动,都成为了改革开放的准备和先导。

 

文学阅读的独特作用


尽管我们强调在社会变革之上,政治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可是我们还是要承认文学阅读所能发挥的独特作用。从1960年代起,人民文学出版社牵头出版百卷本的《外国文学名著丛书》虽然也发挥了扩大人们文学视野的作用,可是其绝大多数所选图书还属于“我国看待外国文学时传统观念中得到认可的作品”。改革开放之初,漓江出版社勇敢对待备受争议的诺贝尔文学奖,组织出版《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这是更具改革开放精神的举措。这一出版行为对于阅读的意义,正如这套丛书的主编刘硕良所表述的:“在一个很长的时期,我们脱离世界,对外国现当代文学知之甚少又歧见特多、误解特多,出版《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能让中国读者了解到,世界上除了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高尔基以外,还有很多优秀的作家,诺奖作家就是其中很重要的组合?!?/span>

实际上,全面介绍外国文学作品、作家,符合改革开放新时期“引进来”“走出去”的精神。由于文学作品特有的形象思维,优秀的文学作品可以让读者获得强烈的感性认识。 

然而,国家出版局动员全国的出版印刷力量,重印35种中外文学作品,这看起来只是满足文学阅读需求的决定,与即将开始的改革开放进程具有什么关系呢?这是一个复杂深刻的阅读现象,也是与社会变革相关联的课题,值得我们开展阅读学和社会发展学方面的研究。 

我想起著名学者张素民先生讲过一段话,这或许能给我们启发。他说:“我爱读名著的重要原因是,名著中有‘烟丝批里纯’(inspiration)。名著是大思想家的杰作,它们饱含思想和启迪;而普通书只可提供信息(information),不能启发理智。大教授与普通教授的区别也就在于此。大教授说话时杂乱无章,却是句句有意义、令人深思;普通教授有精神、有条理,而他能供给你的,只是information而已?!?/span> 

因此,35种中外文学作品,以及此后漓江出版社出版的《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简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飘》等外国文学名作,为人们揭示了从“禁”到“解禁”的重要改变。记得浙江人民出版社版《飘》出版时,曾招致严厉的批评,批评者质问:《飘》要把我们“飘”到哪里去?然而,广大读者终究还是读到了具有人文精神和审美价值的“禁书”。一批中外文学名作的出版和阅读,打开了国人的思想和思维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人们解脱原有的精神束缚。

 

守纪律,出好书

 

阅读的“井喷现象”为我国出版业提出“多出好书”的强烈要求。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对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发展提出了改革创新的要求。作为关乎社会各个方面的出版业,其改革开放势在必行。 

1979年12月,国家出版局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在湖南长沙举行?;嵋槿媲謇怼白蟆钡乃枷肼废叨猿霭婀ぷ鞯母扇藕推苹?;调整了地方出版社的经营方针,确立了地方出版社“立足本地,面向全国”的出版方针,极大调动了地方出版社的积极性??梢运?,在长沙召开的全国出版工作会议拉开了我国“出版改革大幕”。 

在长沙全国出版工作会议之前不久,1979年4月,北京三联书店创办了《读书》杂志?!抖潦椤吩又镜拇窗斐频蒙鲜歉母锟攀逼谖幕绲囊患笫?。著名学者陈众议曾经撰文指出:“80年代中,我国思想文化界不能忽略的大事是《读书》杂志的创刊?!庇绕涫恰抖潦椤吩又敬纯诺木硎孜恼率鞘比沃行坷砺劬指本殖だ詈榱窒壬吹摹抖潦槲藿?,他的这篇文章虽然引起了巨大争议,但毫无疑问对于更广泛的阅读和思想解放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当然,李洪林先生在《读书无禁区》一文中为了政治正确,也主张可以有“少量的管制”。而当今出版业,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更准确的说法,那就是“读书无禁区,出版有纪律”,这是符合国情的阅读与出版的原则。

 

推动国民阅读风尚树立

 

40年以来,改革开放与国民阅读紧密相伴。国民阅读的发展有力推动了改革开放进程。2006年11月,中宣部等七个部委发出“开展全民阅读倡议书”。2007年3月,31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建议》。十多年来,国民阅读成为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一项战略性部署。

2011年召开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首次把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写进党的全会决议。2012年“十八大”将“开展全民阅读活动”首次写进党代会的政治报告。2013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把“全民阅读立法”列入立法计划,2017年3月31日正式由国务院法制办征求意见。尤其是全国人大正式颁布实行的《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公共图书馆法》,均已对全民阅读提出了保障要求和具体任务。 

让全国人民群众备受鼓舞的是,2014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倡导全民阅读”,至今已经连续五年提出,这是党和国家对全民阅读前所未有的重视。2016年3月17日,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发布,提出“推动全民阅读”。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全民阅读”位列“国家八大文化重大工程”之一,下设“书香中国”系列活动、社区阅读中心、数字农家书屋、公共数字阅读终端、儿童阅读书包发放计划、市民阅读发放计划、盲文出版工程、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等八个子项目。2016年12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出9项重点任务和具体要求,这也是前所未有的部署。 

由于中央和各级党委、政府十余年来的重视和狠抓落实,全国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城市已经超过400家。以“书香中国”为统领,“北京阅读季”“深圳读书月”“书香江苏”“书香荆楚”“书香中国·上海周”“南国书香节”“书香岭南”“书香八闽”“书香辽沈”“书香龙江”“海南书香节”“书香八桂”“书香燕赵”“书香三晋”“书香赣鄱”“三秦书月”“书香天山”“书香宁夏”相继拉开帷幕,各地公共图书馆也推进“创意升级”举措,承担起全民阅读重任。65万个“农家书屋”和10万个“职工书屋”的建设正在有序铺开,各类读书会如“雨后春笋”般遍及全国各地。各种社区书屋让全民阅读的民间力量显现,书香校园建设具有最大的辐射力和潜力,而且直接推动中小学教育的课程改革。


40年,优秀作品频出

 

改革开放40年期间,我国出版界卓越奉献,创作出一批又一批选题独特、质量厚重、印数巨大的图书,在历史上留下了深刻印记。

具有广泛影响的学术文化类丛书有《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商务印书馆)、《中国近代文化史丛书》(中华书局)、《三个面向丛书》(人民出版社)、《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三联书店)、《外国文艺理论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走向世界丛书》(湖南人民出版社、岳麓书社)、《走向未来丛书》(四川人民出版社)、《文化哲学丛书》(山东文艺出版社)、《中国文化史丛书》(上海书店)、《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上海译文出版社)、《世界文化丛书》(浙江人民出版社)、《西方学术译丛》和《新学科丛书》(上海人民出版社)、《比较文化丛书》(浙江人民出版社)、《中外比较文化教学丛书》(中国文化书院)、《现代文化丛书》(光明日报出版社)、《传统与变革丛书》(贵州人民出版社)、《美学译文丛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外国文学研究资料丛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等。 

在文学出版方面,一批当代文学作品引人关注。最初是“诗歌热”,悼念周恩来总理的诗歌激动人心,颇有“泪飞顿作倾盆雨”之状。而50年代,一批曾经被定性为“右派”的文学作品以《重放的鲜花》结集出版,更是引起人们的沉思和感叹。从短篇小说《伤痕》到中篇小说《人到中年》,再到长篇小说《冬天里的春天》《将军吟》《许茂和他女儿们》《芙蓉镇》《沉重的翅膀》《平凡的世界》《白鹿原》《活动变人形》《古船》《红高粱家族》《尘埃落定》等,往往是作品一出版,立刻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 

中国古典文学和外国文艺作品的“出版热”更是十分抢眼?!吨泄诺涿胱ⅰ罚ㄖ谢榫郑?、《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中华书局)、《新编诸子集成》(中华书局)、《古典文艺理论论丛》(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读本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及《金瓶梅》(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出版,常常是“一书难求”?!巴夤难允椤保ㄈ嗣裎难С霭嫔?、上海译文出版社)、《外国现代派文学作品选》(人民文学出版社)、《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漓江出版社)、《20世纪外国文学丛书》(上海译文出版社)、《法国二十世纪文学丛书》(漓江出版社)、《现代外国文艺理论译丛》(三联书店)、《麦田里的守望者》(漓江出版社)等,几乎涵盖了国外批判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象征主义、表现主义、未来主义、意识流、存在主义、新小说派、荒诞派戏剧、黑色幽默、魔幻现实主义等所有流派的文学创作和理论成果。文学的出版与阅读,不仅对此后的中国文学产生了极大影响,更是对整个社会思想文化的改革创新产生了重要影响。

 

40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在各行各业回顾40年的改革、发展的同时,应当有权威部门组织回顾国民阅读的历程,从而总结历史经验,深入理解国民阅读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重要价值。

在纪念改革开放30年的时候,中国出版集团主办、江西出版集团协办,中国图书商报社、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江西教育出版社承办的“3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300本书”大型推介活动,发动许多编辑、专家、出版人、书评人、普通读者、大学老师和学生,投入到了这场盛大的回顾行动中。这场活动不单是国民阅读的个人“回顾”过程,也是集体“追忆”与“回顾”的过程,更是追忆、寻找民族心灵史的发展历程。

“站在今天望昨天”,如何总结改革开放40年国民阅读生活,是我们面对的严肃的课题。中国作家协会的《小说选刊》、中国小说学会、《人民日报(海外版)》从文学的角度勇敢地回答了这一问题,他们组织专家学者评选了“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具影响力小说”,选出了长篇小说、中篇小说各15部,短篇小说10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长篇小说:陈忠实《白鹿原》、张炜《古船》、阿来《尘埃落定》、贾平凹《浮躁》、王安忆《长恨歌》、莫言《生死疲劳》、路?!镀椒驳氖澜纭?、王蒙《活动变人形》、古华《芙蓉镇》、格非《春尽江南》、铁凝《笨花》、金宇澄《繁花》、李佩甫《羊的门》、张洁《沉重的翅膀》、史铁生《务虚笔记》。这一书目或许并不是所有人都满意的,但是单论评选一事就值得赞佩。正如出席作品发布会的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所指出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中国的新时期文学事业与改革开放同时起步、同步发展。时代造就文学,文学映照时代?!?/span> 

归根结底,纪念改革开放40年正在以“热潮”形式呈现在国民眼前,我们的社会需要一份回顾40年的重点书目,许多城市需要一份回顾具有城市特色的40年阅读书目,众多读书会应当荟萃会员们难忘的阅读书目,许多家庭也正在回忆家人既往岁月里的阅读书目。我们期待每个读书人都来回忆自己读过的好书,从而让我们感恩时代,感恩阅读,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继续阅读,就像周恩来总理所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
    六个开奖结果查询-六给彩历史开奖结果记录-六合神童平特一肖图